返回首页

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-AA+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英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

Chapter 3

永别了,武器 by 欧内斯特·米勒尔·海明威

2016-9-2 15:29

我回到前线的时候,原来所属的部队还驻在那小镇上。附近乡下,炮比从前多了好些,而春天也到了。田野青翠,葡萄藤上长出小青芽,路边的树木吐了叶 子,海那边有微风吹来①。我看见那小镇和小镇上边的小山和古堡,众山环绕,仿佛是只杯子,背后便是些褐色高峰,山坡上稍有青翠。小镇里炮更多,还有一些新 的医院,街上可以碰到英国军人,有时还有英国妇女,此外炮火所毁的房屋也多了一些。天气暖和如春,我在树荫小巷里走,全身给墙上反射过来的阳光晒得暖洋洋 的;原来我们还住在那幢老房子里;这房子看起来跟我离开时没有多少分别。大门开着,有个士兵坐在外边长凳上晒太阳,边门口停有一部救护车,而我一踏进门, 便闻到大理石地板和医院的气味。景物如旧,只是春天到了。我向大房间的门里张望一下,看到少校正在办公,窗子打开着,阳光晒了进来。他没看见我,而我则不 晓得现在就进去报到好呢,还是先上楼洗刷一下。我决定还是先上楼去。

我和雷那蒂中尉合住的房间,窗子朝着院子。现在窗子开着;我床上铺好了毯子,我的东西挂在墙壁上,我的防毒面具放在一个长方形的白铁罐子里,钢盔仍 旧挂在那钉子上。床脚放着我那只扁皮箱,而我的冬靴,涂过油擦得亮光光的,搁在皮箱上。我那根奥军狙击兵的步枪,则挂在两张床的中间,枪铳是蓝色的八角 形,枪托是可爱的黑胡桃木,可以靠在颊骨上射击。跟那根枪配套用的望远镜,我记得是锁在皮箱里的。中尉雷那蒂本来睡在他的床上。他听见我的声响便醒了,坐 起身来。

“你好,“他说。“玩得怎么样啊?“

“好极了。“我们握握手,他抱住我的脖子吻我。

“噢,“我说。

“你身上脏,“他说。“你该洗一洗。你到过什么地方,做了什么事?立刻都告诉我。“

“我什么地方都去过。米兰、佛罗伦萨、罗马、那不勒斯、维拉·圣佐凡尼、墨西拿、塔奥米那——“

“你好像在背火车时间表。有没有什么艳遇?“

“有。“

“哪儿?“

“米兰、佛罗伦萨、罗马、那不勒斯——“

“够了。只要实实在在把最得意的告诉我。“

“在米兰。“

“那是因为你首先到那地方。你在哪儿碰见她的?在科伐①?你们上哪儿去玩?你觉得怎么样?立刻都告诉我。你们是睡整夜的吗?““是的。“

“那也没有什么。我们这儿现在有美丽的姐儿。新来的姐儿,从来没上过前线的。“

“那太好了。“

“你不相信吗?我们今天下午就看看去。镇上还有美丽的英国姑娘。现在我爱上了巴克莱小姐。我带你去望望她。说不定我要和巴克莱小姐结婚哩。“

① 这里的海指亚得里亚海,在意大利的东面,是地中海的一部分。

① 米兰歌剧院附近的著名咖啡馆。意大利文“科伐“有“休息地“的意思。

“我得洗刷一下去报到。难道现在谁也不工作吗?“

“自从你走以后,没有什么大病重伤,只是些冻伤,冻疮,黄疸,白浊,自己弄的伤,肺炎,硬性和软性下疳。每星期总有人给石片砸伤。真正的伤员当然也 有几个。战争下星期又要开始了。或许已经开始了。人家是这么说的。照你看,我跟巴克莱小姐结婚行不行——婚期自然得在停战以后。““绝对行,“我说,在脸 盆里倒满了水。

“今天晚上你得把一切都告诉我,“雷那蒂说。“现在我得多睡一会儿,养好精神,漂漂亮亮的,去见巴克莱小姐。“

我脱下制服和衬衫,用脸盆里的冷水抹身。我一边用毛巾摩擦身子,一边对房间环视了一下,望望窗外,望望眼睛闭着睡的雷那蒂。他人长得很好看,年龄跟我不相上下,是阿马斐①人。他当军医觉得很开心,我们俩是好朋友。我望着他时,他睁开眼来。

“身边有钱没有?“

“有。“

“借我五十里拉吧。“

我揩干手,从挂在墙上的制服里掏出皮夹子来。雷那蒂接过钞票,折好塞在裤袋里,人依然躺在床上。他笑着说:“我得在巴克莱小姐面前装阔佬。

你是我的亲密的好朋友,我经济上的保护人。“

“活见鬼,“我说。

那天晚上在饭堂里,我坐在教士的旁边。教士对于我没到他故乡阿布鲁息去很失望,仿佛突然伤了心似的。他给他父亲写信,说我要去,他们也预备好一切等 待我。我自己也像他那样不好过,想不出我当时为什么竟没有去。其实我本来打算去的,我就说明给他听,本来打算去,后来一事又是一事,终于拖得没有去成。到 末了他也看出我实在是本来打算去的,于是他才无所谓了。我喝了许多酒,过后又喝了咖啡和施特烈嘉酒②,带着酒意说,我们并不做我们想做的事,我们从来不这 样做。 ③

① 阿马斐在意大利的西南部。

② 一种桔子味的甜酒,金黄色。

③ 参见《圣经·罗马书》第7 章第15 节:“..我所愿意的,我并不作..“

我们俩谈话的时候,别人正在争辩。我本来有意思要到阿布鲁息去的。我并没有到路面冻得像铁那么坚硬的寒地去,那儿天气晴朗,又冷又干燥,下的雪干燥 像粉,雪地上有野兔走过的脚迹,庄稼人一见到你就脱帽喊老爷。可惜我去的地方都是烟雾弥漫呛人的咖啡馆,一到夜里,房间直打转,你得盯住墙壁,才能使房子 停止旋转。夜间醉了酒躺在床上,体会到人生的一切都是这样,醒来时有一种奇异的兴奋,不晓得究竟是跟谁在睡觉,在黑暗中,世界显得都是不实在的,而且这样 令人兴奋,所以你不得不又装得假痴假呆、糊里糊涂,认为这就是一切,一切的一切,天不管,地不管。有时候,你会突然间又非常警惕起来,怀着这样的心情从睡 梦中醒来,早晨一到,一切消逝,触目都是尖锐的、苛刻的、清楚的现实,有时甚至还争吵价钱过于昂贵。有时早上醒来愉快、甜蜜、温暖,还一同吃了早饭和中 饭。有时一点快感都没有,急于早点走开上街去,但是有另一天的开始,接下来的就有另一天的夜晚。我想把夜里的情况,以及日夜的区别告诉那教士,说明为什么 白天倘若不是很清爽很寒冷的话,还是黑夜好。但是我这番意思说不出来,就像我现在讲不出来一样。但是如果你有过这种经验,你就明白了。他没有这种经验,但 是他也明白我本来想到他故乡去的意思,虽然我没去成,我们俩还是朋友,有好些共同的兴趣,也有些分歧。我所不明白的事往往他都明白,有时我也懂了,只是后 来总是忘掉。关于这一点,我当时不晓得,后来才明白。当时我们大家都在饭堂里,晚饭已吃完,旁人还在争辩。我们俩一停止谈话,上尉便嚷道:“教士不开心。 教士没有姐儿不开心。“

“我开心的,“教士说。

“教士不开心。教士希望奥地利打胜仗,“上尉说。旁的人在听。教士摇摇头。

“不对,“他说。

“教士要我们永远不进攻。你不是要我们永远不进攻吗?““不是。既然有战争,我们总得进攻吧。“

“总得进攻。要进攻!“

教士点点头。

“由他去吧,“少校说。“他这人不错。“

“他究竟也是没法子想啊,“上尉说。于是大家离桌散席。

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,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,你将获得[1威望] 的奖励,一个IP计算一次.
上一章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
返回首页
幸运11选5计划 幸运11选5官网 幸运11选5APP 幸运11选5走势图 幸运11选5下载 幸运11选5官方 幸运11选5网站 幸运11选5怎么玩 幸运11选5官方 幸运11选5靠谱吗 幸运11选5代理 幸运11选5骗局 幸运11选5投注 幸运11选5倍率 幸运11选5开奖 幸运11选5漏洞